肆玥冬寄

肆玥·永远分段会很窒息·冬寄

【铃椛同人】是铃

前面走主页,介绍看前章

Chapter 3
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段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 亦不可办到的才叫神话。

        或者,赞美?


        夜晚很迷人。你可以看到原野在已经泛瑰紫的背光里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    高低陡变的气压肆虐尽秋日里银杏带来的盛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是疯掉了的以太,却此时在余晖中看清他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 兔子到底往什么地方去。是追赶的人朝哪里,逃命的去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 他所扮演的屠杀者贪婪地等食物抵达恰到好处的火候——情绪,希望与恐惧,精彩绝伦的佳肴。

        四处乱窜的有鼠类与苍蝇。

        飞蛾来的扑火头疼得有些棘手。


        狠狠溅开,扑然的雨干净透了他的外套。“你真可爱,”美丽的藤蔓绞紧你的双脚。杂念,快回过你的神明!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那确实是三四月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 你双脚下的支点,轰然分崩开来的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也喜欢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就是我的神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喜欢铃哥一年多了呢(*´罒`*)望食用愉快!


【花鹿】流沙 小说预告

【花鹿】流沙——无缘的爱人 UP主: 肆玥冬寄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5298337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bVVsWGtdaVE3BjABfQF9infoc&ts=1541342518642

准备好屯满一万字就发!有期待的提前点个关注呗(๑•̀ㅂ•́)و✧!

原谅一下视频里湉晨打错的失误吧…有点怕(ノ ○ Д ○)ノ
链接点不了看评论(ノ ○ Д ○)ノ

欢迎光临肆玥冬寄的主页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你会不会关注我,很希望你能读一读。

        会剪视频会写文会画画,虽然都做不好但一直在学习(´゚ω゚`)
        我不是一个勤奋的人,这是我感觉自己和本身金牛座最有出入的地方。我也是个很倔的人,在自己一意撞南墙的时候就是个完完全全的金牛座。
        一直在喜欢贱虫,jewnicorn,蜘蛛骨科,半什(铃屋我二次元本名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)
        想想其他东西都挺佛的。很多cp不是出于对其人的喜爱而是对其人设的喜爱。很多故事不是一时的激动而是长久的思考。
        像消炎药(吴磊和陈楚河),翔艺,花鹿,勋鹿,繁星,牛桃等等(所有关于exo的cp都是受到辛大的感染,她的48小时和step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)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一定很喜欢自己笔下的角色,但我绝对喜欢自己笔下的故事。(所以欢迎讨论!欢迎科普拒绝ky!)
        我需要被鼓励被催促走下去,一点一点进步,做好自己喜欢的事。自此,感谢你能读到这里,就小声求一波你们的喜爱和关注|・ω・`)

        欢迎关注b站账号:肆玥冬寄
        剪的视频都会发布在这上面,新人进步中!

【王储】 长评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写长评,献给颇有感触的王储。(赞美太太,赞美贱虫 @❀锡兰之红 ops😘)
         西欧的中世纪始终让我着迷。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触呢。文章开头Peter深处一个充满金色和温暖的小村庄,回头拖长声音应答着梅婶的叮嘱;贱虫初遇Ryan伸出手来,笑着说:“也许你需要帮助。”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?
         我开头一度以为故事就是以这个美好的基调写下去的。有梅婶有本叔,还来了如此有魅力的贱贱(笑)。但是当小虫躲在草垛中,赌气不理会本叔的呼唤时,我的心里就咯噔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会有的,却根本不想要有的结果。
        但这是一个王储会经历的,也是经历了这些才会有如今的Peter。
        我感叹于太太能将所有的情节处理地如此自然—小到Ryan对Peter所有的告白,大到Peter从一个小孩子成长为能顾全纵局独当一面的国王。
        都说Peter是天使,从王储中我体会到的贱虫是彼此的天使。他们在表面上可以说是迥然不同,但是他们内心有太多相似的地方。彼此成就,充满美好而不失真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起那么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  我总是心疼他,却想不到他更心疼我。
        Peter的王冠加身,Ryan的心理斗争,都被沐浴在仿佛我已经身临其境的阳光里。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一段会让人回味良久的旅程,充满着生活该有的味道—不单调,又未缭乱繁琐;不平淡,又没有夸张起伏。惊喜是有的,坎坷也不会缺席。他们的日子就这么理所当然地继续着,只不过王储的历程告一段落。
        有情人终成眷属让我总是会想到贱虫。这篇文刚刚好把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描述了个够。除此之外的所有cp,感谢太太也给了个合理美好的归宿(算剧透?)。
        想了想,让我欢喜让我难忘的段落有太多了,还是每个人亲自感受才实在。毕竟有句说烂了的名言,一百个读者有一百个哈姆雷特(笑)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长评就写到这里了,在此赞美一波太太的更文速度(比心)。

【铃椛同人】是铃

「前章主页。爱铃哥。」
Chapter 2
        蝉叫和雨声。
        蝉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 单手的五指翻转,在缠绕末处打下一个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,把灯点上,”粗莽的雇佣兵头子叼着忽明忽灭的火光。“这该死的天什么时候才会亮。”
        劣质桐油灯嗤嗤的响,和麻布与皮革间的摩擦声,以及错落的呼吸起伏——听得极清楚,又毫不清楚。
        马是睡不成觉了,与无尽头的路同程。

        谁又睡得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 前去捕猎的佣兵与前来捕食的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 诱惑和恐惧。
        诱惑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 带着低语的哼哼,属于烟嗓特有的小曲。
        令人沉迷。
        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 简笔草木皆兵的背景,雕刻诱人陷阱的饵料。
        紧张感、恐惧感——兴奋感交织窒息,窒息亦给予。

        新游戏,
        得打新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 呐,今日的夜定不会再明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只会捕猎的猎物,就根本不是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 听过交响曲么。
        这比音节疯狂的攀登更夺人心魄。

        红色、黑色、与肉色;惨叫、闷哼与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 应该是黎明,给黛绿色的边渲染成日光。
        逆向的水滴接下消瘦剪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很累。”
        甜甜的声线终是赶不上此刻惊慌逃窜的世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这次终于把小姐姐的脑洞放粗来了ψ(`∇´)ψ希望喜欢~

【铃椛】是铃

       「依旧是可能有的长篇及剧情。大概是属于有脑洞就撸一篇的那种吧😊前章找我主页,爱你们爱铃哥。」(ooc预警私设预警)

Chapter 1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究竟是伏于深丛处的蝼蚁,还是圆月前的神明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亦或是倒过来讲。杀手怕黑,他即成黑暗,鬼魂惧亡,他便控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刀、两刀、三刀、四刀…这像是个俗透了的倒叙。“小姑娘,头抬起来。”和一个略新鲜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五刀、六刀、七刀、八刀…嘿,我可是在保持你这份该死的新鲜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咔哒、咔哒。”九刀、十刀、十一刀…“咔哒、咔哒。”十二刀、十三刀、十四刀——亮黑色的,长条形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”白皙的下巴扬起来,墨绿色碎发投下森林的阴霾。“你在说,谁是姑娘?”

         你惹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双眸变得和血月一般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少和他计较,”怀表人将手头的啤酒抛给前方身影,这才打住了他往早已退后的独眼鬼逼近的趋势。“地图能借我看看吗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 兽骨上的刀痕,在月光下漂亮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    是他淡淡将留海重新别上露出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疯狂的撕扯、蔓延,是雷。会闭合的,是门。轻柔的,沙沙、沙沙的响。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嘿,刚刚那声雷,是不是盖过了什么东西掉落地上的响。

         纤长的手指曾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姐…姐姐。”


【铃椛同人】是铃

「可能是的长篇即可能存在的剧情_(:з」∠)_」

Chapter 0

         他可以听见乌鸦的长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阴暗的冷风扑腾起属于空气中的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射手的弓极美。冷硬的杀气弯成他眼睑的弧度,眼睑下是一双深入潭底的黛绿,黛绿色的光闪过某处的利刃锋芒。

         猎人爱擦拭他的霰弹枪,手中的布早已与时光泛黄。金属的反射在枪管上是一块突兀的长条。
         银色的子弹一颗一颗数进弹夹——不,指节握紧了,苍白,带着青筋,还有低低的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来这里找什么。”木偶人抱着或许是什么野狼的尸骸,发臭的腐肉还残喘在那么白的骨架上。
  
        “这里有光,你知道光是什么样的吗。”亦有马的鼻息,肯定是牧马者在他身后什么看不见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的路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走来也要走去的路。
        你在这里?
        ……你逃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听你身边的岩石蔓延成浆。应和着来者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 “铃椛,很幸运,木字旁的椛,”沙哑的烟嗓飘渺在尚雪白的花田,“…你该闭眼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希望喜欢。附:铃哥怎么样都是最帅的,爱他(。・ω・。)

b站主播铃椛了解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