肆玥冬寄

佛系屯脑洞

【铃椛同人】是铃

「前章主页。爱铃哥。」
Chapter 2
        蝉叫和雨声。
        蝉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 单手的五指翻转,在缠绕末处打下一个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,把灯点上,”粗莽的雇佣兵头子叼着忽明忽灭的火光。“这该死的天什么时候才会亮。”
        劣质桐油灯嗤嗤的响,和麻布与皮革间的摩擦声,以及错落的呼吸起伏——听得极清楚,又毫不清楚。
        马是睡不成觉了,与无尽头的路同程。

        谁又睡得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 前去捕猎的佣兵与前来捕食的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 诱惑和恐惧。
        诱惑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 带着低语的哼哼,属于烟嗓特有的小曲。
        令人沉迷。
        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 简笔草木皆兵的背景,雕刻诱人陷阱的饵料。
        紧张感、恐惧感——兴奋感交织窒息,窒息亦给予。

        新游戏,
        得打新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 呐,今日的夜定不会再明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只会捕猎的猎物,就根本不是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 听过交响曲么。
        这比音节疯狂的攀登更夺人心魄。

        红色、黑色、与肉色;惨叫、闷哼与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 应该是黎明,给黛绿色的边渲染成日光。
        逆向的水滴接下消瘦剪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很累。”
        甜甜的声线终是赶不上此刻惊慌逃窜的世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这次终于把小姐姐的脑洞放粗来了ψ(`∇´)ψ希望喜欢~

【铃椛】是铃

       「依旧是可能有的长篇及剧情。大概是属于有脑洞就撸一篇的那种吧😊前章找我主页,爱你们爱铃哥。」(ooc预警私设预警)

Chapter 1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究竟是伏于深丛处的蝼蚁,还是圆月前的神明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亦或是倒过来讲。杀手怕黑,他即成黑暗,鬼魂惧亡,他便控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刀、两刀、三刀、四刀…这像是个俗透了的倒叙。“小姑娘,头抬起来。”和一个略新鲜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五刀、六刀、七刀、八刀…嘿,我可是在保持你这份该死的新鲜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咔哒、咔哒。”九刀、十刀、十一刀…“咔哒、咔哒。”十二刀、十三刀、十四刀——亮黑色的,长条形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”白皙的下巴扬起来,墨绿色碎发投下森林的阴霾。“你在说,谁是姑娘?”

         你惹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双眸变得和血月一般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少和他计较,”怀表人将手头的啤酒抛给前方身影,这才打住了他往早已退后的独眼鬼逼近的趋势。“地图能借我看看吗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 兽骨上的刀痕,在月光下漂亮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    是他淡淡将留海重新别上露出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疯狂的撕扯、蔓延,是雷。会闭合的,是门。轻柔的,沙沙、沙沙的响。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嘿,刚刚那声雷,是不是盖过了什么东西掉落地上的响。

         纤长的手指曾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姐…姐姐。”


【铃椛同人】是铃

「可能是的长篇即可能存在的剧情_(:з」∠)_」

Chapter 0

         他可以听见乌鸦的长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阴暗的冷风扑腾起属于空气中的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射手的弓极美。冷硬的杀气弯成他眼睑的弧度,眼睑下是一双深入潭底的黛绿,黛绿色的光闪过某处的利刃锋芒。

         猎人爱擦拭他的霰弹枪,手中的布早已与时光泛黄。金属的反射在枪管上是一块突兀的长条。
         银色的子弹一颗一颗数进弹夹——不,指节握紧了,苍白,带着青筋,还有低低的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来这里找什么。”木偶人抱着或许是什么野狼的尸骸,发臭的腐肉还残喘在那么白的骨架上。
  
        “这里有光,你知道光是什么样的吗。”亦有马的鼻息,肯定是牧马者在他身后什么看不见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的路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走来也要走去的路。
        你在这里?
        ……你逃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听你身边的岩石蔓延成浆。应和着来者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 “铃椛,很幸运,木字旁的椛,”沙哑的烟嗓飘渺在尚雪白的花田,“…你该闭眼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希望喜欢。附:铃哥怎么样都是最帅的,爱他(。・ω・。)

b站主播铃椛了解一下